赵令欢:充分发挥并购基金作用 盘活经济存量

  【编者按】我国正进入新旧动能转换关键时期,要推动经济转入高质量发展,就必须推动治理体系变革,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激发各类主体积极性、主动性,让各类创新创业活动充分涌流。私募基金是发挥劳动、知识、技术、管理、资本活力的有效载体。近期,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与《清华金融评论》合作,推出《清华金融评论》3月刊杂志,聚焦进一步改善私募基金行业治理,优化私募基金发展环境,更好地推动私募基金创新资本形成功能,为更广泛的创新和更高质量的发展提供持久动力。协会微信公众号将陆续刊发专刊文章,供行业参考学习。

  【专题文章】赵令欢:充分发挥并购基金作用 盘活经济存量

  并购基金作为私募股权基金的一种,具有投资期限较长、偏向成熟企业、擅长重组改造等特点,在盘活经济 存量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本文以弘毅投资的实践为例,分析了并购基金如何实现存量经济的创新与升级,认为市场化、数字化、国际化是并购基金盘活存量经济的三个转型方向。

  谈到私募基金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作用,许多人的第一印象来源于创投基金对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推动,而对并购 重组这个私募股权投资门类的价值与作用缺乏清晰的认识。并购基金,顾名思义,是针对经济总量中的存量部分运用并购重组方式进行交易的专业投资门类。讲到中国经济新动能和创新发展,比较容易说到的是科技创新和模式创新,因为中国的创新是从中关村(行情000931,诊股)沿着美国硅谷道路,以科技和互联网为先导开始做的,今天笔者看到最成功的、价值成长最快的一些新经济公司,也往往是科技含量比较高或者颠覆旧模式的创新,这些都是在为中国经济创造增量。 而实际上占据中国经济绝大部分份额的,则是以传统制造消费行业、大型国企与中小民企为代表的存量经济。要想真正实现新旧动能的转换,创新创业与经济增量部分固然重要,但如果存量不能顺利转型升级,就无法实现真正的经济提质增效、增长模式转换,难以成功化解当前经济面临的风险与压力。因此必须在扩大经济增量的基础上,真正实现对存量经济的创新、提升与改造,而这些正是并购基金的专长所在。

  并购基金擅长于存量改造

  对于盘活存量经济而言,并购基金的优势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并购基金是带着资源的资本。提供资本金是基金给实体企业的最大支持,但并购基金所带来的价值要远远优于一般资本金。并购基金之于企业,带来的不仅是钱, 更是对企业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兴亡成败、发展阶段的经验和趋势判断,是市场化发展的模式,是数字化发展的战略,是国际化发展的资源,这些正是亟待转型提升的传统企业所急需的。第二,并购基金是长期耐心的资本,是成企业家之美的财务投资者。中国的传统行业与企业往往具有股权结构复杂、业务条线不清晰、政府监管较强等特点,这就需要资本致力于长期陪伴、辅导企业发展,而完全摒弃估值套利、快进快出等“炒快勺”手法,这一过程一般长达5~8 年,这些特点与并购投资最为匹配——并购投资和短期少数参股行为完全不同,它是以大比重股权甚至控制性股权,长期参与企业运作,从孕育、执行、发展到最终退出,十年磨一剑,打造出一个好项目、好企业,帮企业家圆梦。

  并购基金盘活存量经济的三个转型方向

  对于并购基金来说,随着中国经济由高速发展期进入质量提升期,相对于前期众多成长型投资机会,大量新经济初创企业已进入成熟平台期,初步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国有企业面临深度市场化转型,传统制造和消费型企业亟待数字化改造,部分行业领先企业希望拓展全球市场,正需要通过并购重组型投资实现资源优化配置,中国存量经济改造与提升 的市场空间巨大,这也将为经济增长提供新的驱动力。如何实现存量经济的创新和盘活?笔者认为市场化、数字化、国际化是非常重要的三个转型方向。

  市场化是盘活存量的基础途径

  首先是对于存量经济的市场化改造。中国由于特殊的历史和制度原因,大量位于产业链中上游和竞争行业的大型国企,尽管拥有资源、资金和政策等多重优势,但其经营效率和资本回报率往往低于私营竞争者,通过引入并购重组基金,往往能够达到释放个体企业活力、提升整体经济效率的作用。以弘毅投资自身的实践为例,推动国企市场化是弘毅作为大型并购基金成立15年以来的投资主线, 2003年成立以来,共参与国企改制项目38个,涉及33家各类国企,累计投入改制股本资金190亿元。这些国企实现整体销售额超过 4500亿元,净利润超过360亿元。无论是早期的中国玻璃,还是近期的中联重科(行情000157,诊股)、石药集团、锦江集团,弘毅遵循“一 企一策”的原则,为企业量身定制改革方案,以市场化为导向,最终达到了提升企业效率的目标。且由于改革过程规范、专业、负责,没有出现一例违规、违法、上访或群体事件。事实证明,由并购基金主导的市场化存量改造可以实现国家、社会、企业、职工的多方共赢,实现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双赢。

  石药集团的业务全面转型就是很好的例子。2007年联想 控股、弘毅投资全资收购石药集团,实现整体市场化改制。通过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战略重塑、业务升级,公司完全改变了以原料药为主的低附加值业务模式,成功实现创新驱动模式转型,创新药、专利药、品牌药的利润贡献从改制时的 19%上升至2016年的92%。 到2016年弘毅投资最终退出时,石药集团销售收入由56亿港元增长到124亿港元,净利润由不到4.9亿港元增长至21亿港元,成为一家治理清晰、管理科学、在全球行业中有影响力的杰出医药企业,是香港市场唯一市值超千亿、营收超百亿、利润超20亿港元的蓝筹医药股。

  数字化是盘活存量的核心手段

  提到数字经济和新经济,很多人简单地认为就是创新的东西,是创投的专业领域,而笔者始终认为,数字经济的下一轮发展一定是以发达的数字基础设施为核心,用数字经济与传统产业、传统服务相结合的黄金时代。现在从线上到线下的连接,说的就是运用数字经济改造实体经济、传统经济的存量,这个趋势也就是大家所说的线上到线下(O2O)其实还没有出现,要一直等待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和人的关联达到某种程度,然后才会真正出现。这个时候到了,客观事实是吃的还是饭,穿的还是衣,但是饭怎么到你嘴里,给你什么样的体验,这些传统产业都会有颠覆性的改变。从这个 角度来看,就是并购重组基金擅长的改造存量投资主题了。

  以共享办公企业WeWork为例,很多人看低估值的原 因就是认为它所从事的是一个最传统的行业——二房东,租 楼、装修再面向企业和创业者办公租赁,所以不给它新经济 和移动互联产业的待遇。而弘毅作为并购基金,看好它的投资主题则正是如何把一个最传统的行业做到最数字化。尽管表面看来都是二房东,但业务实质完全改变——WeWork提供的是文化、社区和全球网络,不是简单的共享办公,而是“改变未来人们的工作方式”,这就与传统商业房地产行业有了本质上的区别。在这样的愿景和数字技术改造下,它的全球会员网络、业务创新和扩充能力都远远超越了传统的商业地产和二房东同行们。从2016年至今,它的会员数由4万增加到30万、年增长率超过100%,吸引众多大企业会员如亚马逊、微软、汇丰银行、滴滴、腾讯等入驻,成为全球估值排名前三的独角兽企业,很好地体现了传统行业经数字经济改造后迸发的经济活力。

  而中联重科与全球领先的人工智能企业Landing.AI成 功合作,则是另一个数字化改造存量的典型。中联农机是中 联重科旗下中国第二大农业机械制造公司,在弘毅投资推动下,引入美国硅谷人工智能的顶级团队吴恩达Landing.AI公司,与中联农机嫁接,通过与并购基金结合、设计精巧的投资架构,把吴恩达教授的算法和其中国团队的增长前景做成 最大的价值增长点,与最传统的同时基础比较薄弱的农机制造行业、中国市场相结合,成为一个智慧农业、智慧农机的数字经济典范。

  国际化是盘活存量的重要方向

  除了市场化和创新的不足,国内众多传统经济领域企业还面临市场产能过剩的巨大挑战。改革开放40年中,中国通过优惠的政策、廉价的成本吸引外商直接投资(FDI), 为全世界生产物美价廉的产品,成为“世界工厂”,但也产生了过剩产能,其中优质有效的产能需要与世界的需求重新平衡,这是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的内在需求和重要方向。在这一过程中,并购基金依托全球投资人网络资源和跨国投资经 验,成为一批中国企业国际化的引路人,帮助这些拥有优质 产能的企业到海外拓展市场、向产业链的高端转移、实现企 业的全球性战略布局,支持存量经济的国际化发展。

  以弘毅为例,就曾帮助锦江股份(行情600754,诊股)、中国巨石(行情600176,诊股)、新奥股份(行情600803,诊股)等十几家中国领先企业落实海外战略布局,协助境内外资本运作,提供持续的融资支持,支持国外并购整合,如协助中联重科通过收购意大利CIFA公司实现跨越式发展,跻身全球十大工程机械企业,协助锦江股份收购法国卢浮酒店,助力新奥股份收购澳大利亚领先的油气商Santos等,帮助企业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新型中式跨国公司。

  其中比较典型的例子是中国巨石的国际化发展。巨石生产的玻璃纤维是一种在交通运输、建筑、电子电器、化工以 及国防军工等领域有很大应用前景的新材料。中国巨石集团作为国内的玻纤制造行业领军企业,在市场饱和、产能过剩的压力下,2006年引入弘毅投资成为第三大股东,优化国际化发展战略——配合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先后协助企业投资设立埃及年产20万吨玻纤生产基地、美国南卡罗来纳州 8万吨玻纤生产线项目。两个战略位置工厂直接辐射欧洲、中 东、中亚、北美市场,率先实现了中国玻纤企业的全球化布局,将海外生产基地的产品直接销售到国外市场,走出了一 条资源用境外、市场在全球、回报返国内的对外投资新路。 使中国巨石实现了产能从每年32万吨到130万吨、全球市场份额由10%到20%、营收从20亿元到86亿元、净利润由1.4亿元至21.5亿元的巨大转变,助推中国巨石成为全球玻纤新材料行业的第一品牌和领军企业。

  (本文作者赵令欢为弘毅投资董事长。本文编辑/王晔君)



评论

你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