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毅资产邱国鹭:寻找不被世界改变的公司

  4月初的天气渐渐转暖,股市也一路攀升。 然而市场真涨起来后,不少人又开始疑惑了。

  券商中国记者在深圳福田见到了高毅资产董事长兼CEO邱国鹭。在他看来,一季度的股市上涨很自然,是低估值下碰到流动性的宽松和减税等积极财政政策后的自然反应。从历史对比的角度看,中国当前的状况更像七八十年代经济减速之后仍在发展的日本,对中国经济的长期前景他充满信心。

  高毅资产邱国鹭:寻找不被世界改变的公司

  邱国鹭认为,中国大多数的行业都在走向集中,即使总量不增长,行业龙头只要夺取别人的市场份额就能活的很好,未来炒小股票、炒主题、炒概念的日子将不会太好过。投资一定要数月亮,企业一旦成为月亮,日子很好过。不要去数星星,天上星星那么多,哪里数得完。

  在两个小时的采访中,记者明显感受到,他基于历史和中外对比的观察,对中国经济和股市保持长期乐观的态度,他看问题简单却又深刻,对投资有独到的见解和智慧。

  2014年,邱国鹭从南方基金离职着手打造平台型私募高毅资产。五年后的今天,高毅资产已成长为国内头部私募的代表,拥有六大长期业绩优秀、市场经验丰富的明星投资经理,管理资产位居行业前列。

  精彩观点

  做投资,很多人寻找的是改变世界的公司,但我更喜欢寻找不被世界改变的公司。

  便宜是硬道理。好公司买贵了回报就差,最好的是又好又便宜。

  全中国行业有三种,一种赚钱不辛苦,一种辛苦不赚钱,还有一种赚辛苦钱,我们尽量找赚钱不辛苦的行业。

  白酒、白色家电、医疗、食品饮料、银行、保险、地产等都属于赚钱不辛苦的行业。

  投资一定要数月亮,企业一旦成为月亮,日子真的很好过。不要去数星星,天上星星那么多,哪里数得完。

  现在中国大多数的行业都在走向集中,即使总量不增长,行业龙头只要夺取别人的市场份额就能活的很好,例如房地产、家电、水泥等。

  研究员给我推荐股票,我一般先问三个问题:第一,是不是好生意、好公司;第二,为什么认为它便宜;第三,为什么现在买。

  做好投资,一定要有批判性的思维,从繁杂的外部信息中找到问题的本质,才不容易被上市公司或者市场噪音所蒙蔽。投资经理和研究员都要有独立思维。

  很多人买的越多信心越强,应该是买的越多越怀疑。

  实际上媒体报道的那些都不一定是我们的重仓股,只是这些公司市值较小,我们刚好买了才使得基金显示在十大流通股东中,它们真正占基金净值的比例可能很小。

  低估值下,又碰到流动性的宽松和减税等积极财政政策,股市就自然容易向上涨。

  长期来看,看好一二线城市的地产,因为人口向大城市集中是不可逆的。

  一流的人才很贵,但二流的人才更贵。假设你花很便宜的价格请来第二流人才,这个人给你亏了钱,是不是比高价请来的一流人才贵得多?

  我从哪里来、我是谁、到哪去,这三个哲学问题,我们试图把前两个问题回答好,了解市场跟经济的现状是什么,它的历史演变和推动的主逻辑是什么,至于未来去哪儿,不去做预测。

  邱国鹭,高毅资产董事长兼CEO,具有20年基金业投资管理经验,曾任南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和投委会主席、普林瑟斯资本管理公司基金经理、奥泰尔领航者对冲基金合伙人、美国韦奇资本管理公司合伙人等职,曾获评中国基金报英华奖“中国基金业20年最佳基金经理”等多个奖项。所著《投资中最简单的事》及合著《投资中不简单的事》均曾登上金融投资类畅销书榜首。

  估值、流动性以及减税等积极财政政策,股市自然容易上涨 券商中国记者: 邱总,您对今年一季度股市大涨怎么看?

  邱国鹭:首先是一个价值的回归。去年底,不管市盈率还是市净率,都是过去十几年的低点,它跟2005年998点、2008年的1664点时的估值是差不多的。

  在这么低的估值之下,又碰到流动性的宽松和减税等积极财政政策,就自然容易向上涨。相反,如果估值很高的时候,碰到流动性的收紧和财政的紧缩,就容易向下跌,这是很自然的。

券商中国记者: 从历史上看,您觉得这种行情更像哪一年?

  邱国鹭:因为中国股市的历史不够长,所以我觉得哪一轮都不太像。其实你回头看,每一轮的驱动力与演化逻辑都不一样。如果一定要比,我反而觉得更有可能像七八十年代的日本,经济减速之后仍在发展的情形。中国过去40年GDP都基本上8%~10%的高速增长,现在高速增长过去了,可能更多的是5%~7%这种新的平衡点。所以,我觉得有很多地方不太好比较,在中国很多时候更关注的是结构性力量,而不是周期性力量。

  因为周期性,在中国经常短而快、又不可重复,每个周期有很多不同的东西,很多长期结构性的东西其实才对投资更有帮助。

经济正在磨底,要到年底才看得更清楚 券商中国记者: 对目前的宏观经济,去年大家都特别悲观,尤其在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 但3月PMI却大超预期,不少人认为国内经济已经开始企稳,您对经济基本面怎么看?

  邱国鹭:首先,去年市场都悲观的时候,我都属于最乐观的,去年的仓位也比较高。

  第二,再来看市场见底的过程,一般先有政策底,然后市场底、经济底,最后盈利底。回过头来看政策底,有可能是去年的6月份。当时央行说去杠杆任务已经基本完成,进入稳杠杆阶段。随后,政策开始边际宽松,但力度比较缓和,真正加码是在今年一季度,尤其是1月份发放大量的信贷。另外,减税这些政策也是逐渐加码。

  2018年6月份之前的18个月,我们处在紧缩去杠杆的过程,所以为什么大家后面感觉比较难受,虽然贸易摩擦也是外因,但最重要的还是去杠杆的内因。那么,政策转向后,就要取决于它的力度,一般来讲6到9个月后,会看到一些阶段性的改善。其实,一季度已经感觉有些数据还可以,这个改善是因为2018年下半年的政策的转向。但去年政策的放松力度比较缓和,所以一季度宏观的改善是否持续强劲还有待观察。总体来看,经济应该处于企稳筑底的过程中。二季度、三季度,我觉得都不会特别强,但也不会特别弱,应该是在一个磨底的过程中,真正更明显的改善,可能要到年底才看得更清楚。

  中国现在是一个90万亿GDP的经济体,是一个巨大的航空母舰,转向或者改变之前趋势都需要大的外力,同时需要的时间也会长一点。但是股市又经常是前瞻性的,股市真正见底是今年的1月4号,但是金融股其实在去年的7月份、8月份就见底了:银行、保险去年七八月份见底,券商股去年9月底10月初见底。金融股是最灵敏的,反映货币政策的边际变化。我们从来不去做预测,但我们会观察市场,过去发生了什么、我们现在什么处境,就是我从哪里来、我是谁、到哪去,这三个哲学问题,我们试图把前两个问题回答好,了解市场跟经济的现状是什么,它的历史演变和推动的主逻辑是什么,至于未来去哪儿,不去做预测。

券商中国记者: 根据你们的研究,比如说五年或者说十年,经济增长的中位数